由是“若以道德言 则善亦进化 恶亦进化” 而且“自微生以至人类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6日

  鲁迅留日时期的思想建构与章太炎思想的关系以“自性”概念的意义理解为中心自性,概念,意义,章太炎的,“ 自性”,鲁迅思想,章太炎,留时期思想,“”以,自性概念的

  由是“若以道德言 则善亦进化 恶亦进化” 而且“自微生以至人类 进化惟在知识 而道德乃日见其反。张进化愈甚 好胜之心愈甚 而杀亦愈甚。纵另进化至千百世后 知识慧了 或倍蓰于今人 信证个人无“自性”。因此他强烈地申言 今之世 、老常言亦足化民成俗。今则不然 六道轮回、地狱变相之说 犹不足以取济。非说无生 则不能去畏死心 则不能去拜金心非谈平等 则不能去奴隶心 非示众生皆佛 则不能去退屈心 非举三轮清净 则不能去德色 又进一步说至所以提倡佛学者 则自有说。民德衰颓 于今为甚 姬、孔遗言 无复挽回之力 即理学亦不足以持世。且学说 智慧增长而主张竞争者 流入害为正法论 主张功利者 流入顺世外道论。恶慧既深 乃憬然于宗教之不可泯绝。而崇拜天神既近卑鄙 皈依净土 亦非丈夫干志之事。至欲步趋东土 使比丘纳妇食肉 尚何足为轨范乎自非法相之理 华严之行 必不能制恶见而清污俗。若夫《春秋》遗训 颜、戴绪言 于社会制裁则有力 以言道德 才足以相辅。使无大乘以为维纲 则《春秋》亦《摩孥法典》 颜、戴亦顺世外道也。拳拳之心 独在此耳 章太炎希望人人能够“不执已为我而以众生为我 ‘‘人人自证有我” 甚至希望人类灭度 因此他提出了“依自不依他”说。他认为 支那德教 虽各殊途 而根原所在 悉归于一 曰‘依自不依他’耳。通过概述历史上一些因为“自尊无畏”而建立功业、维持道德的事情 章太炎认 《俱分进化论》《民报》第 《五无论》《民报》第 《建立宗教论》《民报》第 《人无我论》《民报》第 《建立宗教论》《民报》第 《五无论》《民报》第 不在依他则已砉然可见。即使“不免偏于我见”的王学 他也认为“所谓我见者 是自信 而非利己 犹有厚自尊贵之风 尼采所谓超人 庶几相近”。他说 “排除生死 旁若无人 布衣麻鞋 径行独往 上无政党猥贱之操 以此榻橥庶于中国前途有益。”最后谈到自己所以要建立宗教 但欲姬、汉遗民 趣于自觉 非高树宗教为旌旗 他希望宗教信仰是自觉的而非强制的 其目的为人 而非压制人。但要人人皆信证个人无“自性” 以达涅粲境界 显然比直接说个人有“自性” 然后提出何种“自性”才能趣人于自觉 才是好的善的更困难些。章太炎以佛教改进道德的思想虽为鲁迅了解 却并未见采用。到此为止 章太炎在理论上圆满解决了个人的“自性”问题。但这种个人的“自性”尽管在理论上可以成立 实际上却不能脱离晚清的历史情境而被抽象地讨论。这是因为 首先 他并未从根本上摆脱进化论的影响 其论证个人无“自性”的过程处处表现出对人的精神努力的重视 与其早年论文《菌说》中所谓“有以思致其力而自造者焉 即生物通过精神努力而得以进化的结论相比无疑草灰蛇线 有迹可寻。其次 他无从离开民族的问题来提出个人的问题。在中国近代 民族的真正独立自强固然有赖于个人的觉醒 但同时 个人问题的讨论时却也难以摆脱民族问题的制约。三“自性”与民族主义在章太炎看来 个人之间的关系与民族之间的关系是同构的 个人存在的意义在于个人自觉 民族存在的意义在于民族自觉。他说 “人无自觉 即为他人陵轹 无以白生 民族无自觉 即为他民族陵轹 无以自存。”佑这似可推论出 民族之于民族亦有“自性”存在。联系其“人类所公认者 不可以个人故 陵轹社会 不可以社会故 陵轹个人”的认识 并将其位移至民族国家关系上去处理 则可得出一国一民族不可藉任何名义陵轹国际社会、陵轹他国他民族的结论。应该尊重各民族国家的“自性 这是其民族主义的一个相当重要的方面。 《章太炎政论选集上册 北京中华书局 章太炎《印度人之论国粹》 《章太炎全集 上述结论自然也可以从“自性”的绝对性中推导出来。但问题是章太炎为什么要讨论民族问题把“自性”命题扩展至民族国家领域去思考呢 这显然绝不是“自性”自身的逻辑运动 而是与他对中华民族在国际国内所处的危机深重的地位的思考密切相关的。“排满 革命是他思考民族问题的开始 但因非其终结 且学界多有论及 故略而不论。 本文关心的是 章太炎如何直面当时国际关系中的殖民主义行径和社会达尔文主义思路的问题。他曾在不少文章中批评欧美国家的侵略行径。早在 他在《中夏亡国二百四十二年纪念会书》中就曾说“觉悟思之 年所作《中华民国解》又进一步表示“俄固日日欲攫蒙回之地以入其囊中也。今见中国各族分离 而蒙回之程度又不足以自立一国 岂有不入蒙回之地以占领乎 而汉人之土地亦将不保直以内部瓜分之原因 而得外部瓜分之结果矣。” 对于列强环伺的情形 他有极清醒的认识。他因此强烈地指斥 今世欧、美诸邦以通商为名号 今也以契约入而昔也一戎马入。如是 夺其田畴也有扦御之而已。 今法人之于越南 生则有税 死则有税 乞食有税 毁谤者杀越境者杀 集会者杀 其酷虐为旷古所未有。是日食人之国 虽蒙古、回部曾未逮其豪毛。 对这种“法人之待越南人也如牛马 而英人之待印度人也如乞句 的“文明愈进者 其蹂践人道亦愈甚” 的民族压迫 章太炎进行了超越性的思考 提出中印两国将来应扶将而起 无以蹂躏他国、相杀毁伤为事使帝国主义之群盗 厚自惭悔 亦宽假其属地赤黑诸族 一切以等夷相视。 他以为使被压迫、被殖民的弱小国家独立 使欧美人不得占领亚洲 使亚洲各国”关于章太炎排满问题 可参看汪荣祖 《章炳麟与中华民国》 页。文中认为“章氏的民族主义非常博大 绝非种族中心主义所能概括。排满思想在他的民族思想中仅是一种过渡。” 章太炎 《中夏亡国二百四十二年纪念会书》 《章太炎全集 《中华民国解》《民报》第 社会通诠商兑》 《民报》第 《五无论》《民报》第 参见太炎《记印度西婆耆王纪念会事》 《民报》第 各复其故国乃是自己在《民报》应该关注、从事的重要课题 而起而提倡民族自觉和民族平等互助 就是其民族主义的题中应有之义了。因此 针对这一课题 章太炎在理论上暂时放弃了他通过“自性”的绝对性而推演出的“五无”理想 转而从“自性”的相对性出发 开始思考民族关系中的“自性”问题。他认识到 今之人不敢为遁天之民 随顺有边 则不得不有国家 亦不得不有政府。国家与政府 其界域固狭隘 故推其原以得民族主义 其界域亦狭隘。 从“自性”的相对性来说 国家与政府之有“自性 也是相对的。相应地 民族主义也只能是暂时性的 没有绝对意义的。但是 既然“今之人不敢为遁天之民 随顺有边”是客观现实 他也只好认真面对民族独立和自觉的问题。他认为其民族主义虽是因时势所迫而发 却也涵容着极为高尚的文明理想 非封于汉族而已。其他之弱民族有被政府于他之强民族 而盗窃其政柄 奴虏其人民者 苟有余力 必当一匡而恢复之。因此 章太炎强烈谴责英法等列强的侵略行径 认为欲圆满民族主义者 令得处于完全独立之地。有效巨憝麦坚尼之术假为援手 藉以开疆者 著之法律 有诸无赦。 这就意味着 他把“自性”作为民族自觉和民族独立的资源 使其民族主义具有了思想的支援 具有了可遍及于世界的普遍意义。他以为 民族主义非专为汉族而已 越南、印度、缅甸、马来之属 亦当推己及之。……夫吾言民族主义始自汉种 至于群伦 无不以自护其族为当然名则狭隘其心乃广大矣。 讲究“推我赤心救彼同病”的“大心”使章太炎的民族主义超越了侵略与被侵略、奴役与被奴役的思维框架。他把有关“自性”的课题推及于现实政治领域 而提出的主张亦沿“白性 的相对性之路行进。他批判侵略弱国的强国为“兽心国” 揭发强国的所谓文明、野蛮之区分 正是其用以侵略他国、掩盖其兽心的 《五无论》《民报》第 《定复仇之是非》《民报》第 号。借口。他说 一般舆论 不论东洋西洋 没有一个不把文明野蛮的见横在心里。学者著书 还要增长这种意见 以至怀着兽心的强国 有意要并吞弱国 不说贪他的土地 利他的物产 反说那国本来野蛮 我今灭了那国 正是使那国的人民获享文明幸福。……不晓得文明野蛮的话 本来从心上幻想现来。只就事实上看 什么唤做文明 什么唤做野蛮 也没有一定的界限 而且彼此所见 还有相反之处。 这种超越性的思想还被章太炎用以思考辛亥革命的实践。武昌起义胜利即日 他致书惶惶不可终日的留日满族学生 所谓民族革命者本欲复我主权 勿令他人攘夺耳 非欲屠夷满族 使无孑遗 效昔日扬州 十日之为也 亦非欲奴视满人不与齐民齿叙也。 这种将“自性”相互化的思想 在章太炎的民族主义中是极为重要的 正因此他才能将个人问题与民族问题并置起来讨论。而从“自性”的角度切入 为其“个人”思想与民族主义建立了有力的联系。这个内容也深刻地影响到鲁迅《破恶声论》中的思想建构。当时吴稚晖正在巴黎以《新世纪》为喉舌鼓吹无政府主义 主张“世界人”说和取消民族 国家 章太炎则坚守民族主义 猛烈批判取消民族 国家 的主张。鲁迅视吴稚晖的主张为“恶声” 在批判的深处其实不时闪烁着章太炎的思想面影。这个问题下文还将详细讨论。那么 民族如何才能自觉 或者说 其民族主义如何才能圆满呢 章太炎的有关思考依然循强调内在性的维度走来 他认为 民族主义如稼穑然 要以史籍所载人物制度、地理风俗之类 为之灌溉 则蔚然以兴矣。不然 徒知主义之可贵 而不知民族之可爱 这表明在他看来尽管民族的“自性 可从外部民族关系中确立 但它却是外在的 民族要自觉 要长久不败地自立于民族国家之林 还得依靠本民族文明的内在力量的“蔚然以兴”。也正基于此 他重视历史对民族 国家 存亡的教训意义 认为 “国之有史久远 则灭亡之难。……故令国性不堕 民自知贵于戎狄 章太炎 《论佛法与宗教、哲学以及现实之关系》 《章太炎集 章太炎《致留日满洲学生书》 《章太炎政论选集 上册 据此理解章太炎下面的一段话就通畅无阻了——至于今日办事的办法 一切政治、法律、战术等项 这都是诸君已经研究的 不必提起。依兄弟看 第一要在感情 没有感情 凭你有百千万亿的拿破仑、华盛顿 总是人各一心 不能团结。当初柏拉图说 “人的感情 原是一种醉病” 这仍是归于神经的了。要成就这感情 有两件事是最要的 第一、是用宗教发起信心 增进国民的道德 第二 是用国粹激动种性 增进爱国的热肠。”这“用宗教发起信心”和“用国粹激动种性” 正是章太炎主笔《民报》时期革命思想的集中体现 而其以“排满”建国为中心的民族主义 亦可视为其“自性”课题当然的政治走向。不过 章太炎有关“自性”概念的建构到底是如何影响鲁迅的 或者说 它对鲁迅留日时期的思想建构到底发生了怎样的作用呢 章太炎 《国故论衡》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演说》《民报》第 。第三节“自性”与鲁迅留日时期的思想建构“自性”一词在章太炎那里乃是一个明确的唯识学用语 虽然具有更为丰富的内涵 但并非一种格义式的使用。而鲁迅是在引述施蒂纳的学说时使用“自性”一词的 因此情况比章太炎那里要复杂一些 虽然仍保有其佛学内涵 但却是用来表达西方现代思想的 不能不说是一种格义。鲁迅《文化偏至论》这样转述介绍施蒂纳的学说 乃先以极端之个人主义现于世。谓真之进步在于己之足下。人必发挥自性 而脱观念世界之执持。惟此自性 即造物主。惟有此我 本属自由 是曰矛盾。自由之得以力而力即在乎个人 亦即资财 亦即权利。故苟有外力来被 则无间出于寡人 或出于众庶 皆专制也。国家谓吾当与国民合其意志 亦一专制也。众意表现为法律 吾即受其束缚 在绝义务。义务废绝而法律与偕亡矣。意盖谓凡一个人 其思想行为 必以己为中枢 亦以己为终极 即立我性为绝对之自由者也。蚍为了更好地了解鲁迅赋予“自性”一词的意义 不妨把这段话的大意与施蒂纳《唯一者及其所有物》的现代汉语译文作一对照。如“人必发挥自性 而脱观念世界之执持”一句 意思大致相当于——个人……只欲图发展自己 而不是发展人类观念、神的计划、天意、自由等等。他不把自己看作是观念的工具或神的容器 他不承认任何使命。他并不幻想自己是人类进步的当事人并必须为此而竭尽绵薄之力 而是安享人生且不管其间人类的发展是好还是坏。” 准此自性 即造物主”一句 意思大致相当于——我为我自己选择了我所向往的什么 而且在选择中我向我自己表明了随心所欲。……我对客体所作的每一判断 都是我的意志的创造物。……我并没有在创造物上、判断上丧失自己 而是我保持为不断进行创造的创造者、判断者。各种对象的一切谓语均是我的陈述、我的判断、我的创造物。 “惟有此我 本属自由 是日矛盾。自由之得以力鲁迅 《鲁迅全集》第 《唯一者及其所有物》金海民译 北京 商务印书馆 页。而力即在乎个人亦即资财 亦即权利”一段 意思大致相当于——具有独自性的人是天生的自由人 向来如此的自由人” 、“只有在我的自由即是我的权力的情况下 我的自由方会变得完全。由于这种权力我就不再仅仅是一个自由者 而变成了一个所有者。……一切自由的本质是自我解放 亦即我通过我的独自性为我创造多少 我就能有多少自由。 上述引文的“个人”、“创造者”、“我”以及“具有独自性的人” 都意指“唯一者”。比勘鲁迅的引述和原文 可以认为“自性”是德文“独自性 一词的翻译。在佛教语境中 “自性”一词本具普遍、永恒之意味 与施蒂纳的意思不无参差。其“唯一者’’既然是“易逝的、难免一死的创造者” 是“消逝的自我” 那么 用它来规定“独自性”一词的内涵 却不仅没有了普遍、永恒之意味 更强调了其个别、偶然的意味 南辕北辙了。鲁迅的这种格义式的误用 或许与他接受施蒂纳的日本渠道有关。《民报》第 日本明治三十九年七月二十五日有渊实《无政府主义之二派》一文 有助于说明上述猜测 谨节录如次 三人所说因不同一。甲非基督主义 乙基督主义 丙进化主义 各有特殊之点。虽然 以个人之发现进步 而期无政府主义之实现 其目的固无不同也。布隆东 、巴枯宁 三人其所言亦不同。甲集体主义 乙破坏主义 丙。亦各有独到之处。虽然 以社会经济之改革而期无政府主义之实现 亦无不同也。前者三人 后者三人 两两对照 一则以个人为主 一则以社会为主 一则谈吾人内部之修养 一则谋吾 部之改革 一则注重于心意品性之发达 一则尽力于境遇事情之变更 两者分道而驰 均能自完其说 遂成个人的与社会的两无政府主义之流派 而为其代表者。……夫个人的者 惟关于人心而已 社会的者 乃冲突社会之制度组织。故其一则曰 今非其时 不当暴动 必也讲学说法 使人人明心见性 共臻上度。其一则 社会制度组织之不平 密如鱼网 不可终。若不援求腕力 实行改革 一扫习惯性永惰力 则必不能齐此黎庶 鲁迅不仅格义式地使用“自性”一词在对西方现代思想的转述中 他还使用过一些如“我性”、“自心”、“内曜”、“神思”、“白心”、“灵明”等与“自性”内涵一致或相近的词。其中 “我性”与可译为“自我本质”“独自性”的“自性”意思同出一辙 而其他几个概念如“自心”、“内曜”、“神思”、“白心”、“灵明”等同样居于鲁迅个人思想表达的核心 可视为对“自性 内涵的进一步说明和丰富。 “惟此自性 即造物主” 意味着“自性 拥有绝对自由 与“我性为绝对之自由者”同义 因此 ‘我性”二者内涵几近一致。个人必发挥“自性”张扬“我性” 才是真正的个人。此外 《破恶声论》中鲁迅将“发国人之内曜”与“人各有己 不随风波 而中国亦以立” 的目标相联系 表明“内曜”乃是人极为内在的部分 与“自性 的内涵有着亲缘性 也更近于禅宗所谓“自性”。另外 鲁迅像章太炎一样 将具有“自性”的个人与非个人的一切对立起来思考 接上了章太炎对“白性”概念的理解脉络。不过 尽管鲁迅转述施蒂纳的思想时有意以既有“自性”一词表达西方概念 但他似并未赋予“自性 一词以新内涵的自觉 “白性”及其他几个居于其个人思想表达核心的关键词 并非他有意建立 倒更可能只是为了表达的自然和方便而已。 前面曾提到 就鲁迅留日时期的思想建构而言 “自性 这一概念具有关键的重要性 它与其主要思想命题——诸如人如何才能有“己” 如何才能白“立” 其精神如何才能张扬 “恃意力开辟世界” 其“立人”的资源如何连接“群之大觉”和“人国既建”的目标、“人国既建”之后该展现怎样的新的世界图景等等 都有着内在的联系。他强调个人内在的精神 以深邃庄严为二十世纪文明特征 反对一切灭裂个性的制度、力量和言说 抨击虚伪、兽性和奴性 希望从“人 国家”而非“国家 的向度来建立现代民族国家。凡此种种都与章太炎主笔《民报》期间对“自性”的思想开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么 其具体内容如何呢 《民报》第 号上都有相关的介绍无政府主义的文字但都不如此篇接近鲁迅的思想 故不具录。另外 梁启超 年曾经说过 “重视人民者 谓国家不过人民之结集体 国家之主权即在个人 谓一个人也 。其说之极端 使人民之权无限 其弊也陷于无政府党 率国民而复归于野蛮。” 中国之新民 《论政府与人民之权限》 《新民从报》第 他的思想刚好可以与章太炎、鲁迅对照着来看。五四期间 鲁迅曾经以“独异”表达与“自性”近似的内涵 “‘个人的自大’就是独异 是对庸众宣战。” 《鲁迅全集》第 另外他晚年还曾经使用过自性一词 “寄《妇女杂志》的文章由我转去也可以但我恐怕不能改窜 因为若一改窜 便失了原作者的自性 很不相宜。” 《鲁迅全集》第 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 鲁迅《鲁迅全集》第 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 关于施蒂纳与鲁迅此期思想之关系汪晖先生认为鲁迅因认同个人的无治主义而利用施蒂纳哲学批判现代资本主义国家及其公认的价值 因认同人道主义而舍弃其资产阶级自我中心主义和极端个人主义。参见汪晖 《施蒂纳与鲁迅前期思想》 见中国鲁迅研究学会、《鲁迅研究》编辑部编《鲁迅研究》第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自性”与“立人”鲁迅留日时期思想的核心是“立人”而“立人 的深层则是个人如何具有“自性 的问题。鲁迅将“自性”视为获得的过程。他以为 “盖惟声发自心 朕归于我 又说“世之言何言 人之事何事乎。心声也 不可见也。’’鲁迅认为个人并不必然有己 即个人之有“自性”是有条件的 个人倘无心声、内曜 即无“自性 个人的“自性”需要他去获得。这一认识表明“自性”问题在鲁迅那里有着复杂的动态和内在深度 虽然与章太炎的思想密切相关 但与他直接在相互关系中确立个人的“自性”不太一样。既然个人的“自性”有一个获得的过程 那么 如何使这个过程发生呢 也就是说 假如“立人 是一个“自性”获得的过程 那么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反抗哪些外力呢 个人“自性”获得的过程同时也应该是一个反抗的过程。鲁迅说 曙色东作深夜逝矣。 可见 在他看来 发人之“内曜”与“心声’’的过程 不仅与个人“自性”获得的过程密切联系着 而且还与社会 “人群” 进步的过程相联系。在这里 他将“自性”获得的过程和“群 社会 之大觉 之间的进程进行了一次同构。这不同于章太炎的思想 在有关“个人”的认识上 章太炎认为个人与社会是关系不大的。由此可见 鲁迅比章太炎更深地纠缠在个人与社会、国家等非个人的关系中。那么 个人获得“自性”的过程能否自动发生呢 对此问题 鲁迅并未直接回答。一方面 他认为存在先天具有“自性”的个人。他说“烛幽暗以天光 发国人之内曜” “所贵所望 在有不和众嚣 独具我见之士 这似乎是说有的个人可以先天地获得“白性” 另一方面 更多人则需要“不和众嚣 独具我见之士”的引导。但问题是 那些引导者获得“白性”的途径较具神秘性 这迫使鲁迅倾心于所谓“精神界之战士”、大士天才或者超人 这些先天特具“白性”的英雄人物因此进入了鲁迅的思想结构之中。后获得“自性”的个人 他们需要有所凭依 才能坚持精神上向上的努力。对于那些先天具有“自性”的个人 鲁迅只做“如此”的描述 而未做“所以如此”的说明。这种无须说明或避免说明的方式 使得宗教信仰极容易进入其思想结构中。鲁迅肯定宗教的意义 认为“人心必有所凭依 非信无以立 宗教之作 不可已矣” 肯定“宗教由来 本向上之民所自建 纵对象有多一虚实之别 而足充人心向上之需要则同然” 认为“普

  由是“若以道德言 则善亦进化 恶亦进化” 而且“自微生以至人类 进化惟在知识 而道德乃日见其反。张进化愈甚 好胜之心愈甚 而杀亦愈甚。纵另进化至千百世后 知识慧了 或倍蓰于今人 信证个人无“自性”。因此他强烈地申言 今之世 、老常言亦足化民成俗。今则不然 六道轮回、地狱变相之说 犹不足以取济。非说无

(编辑:admin)
http://djylc666.com/maoruicaoshu/120/